念佛网
念佛网
放下就是快乐 在闹市中修行 色难 人间佛教的人情味 孝的故事
主页/ 情感世界/ 文章正文

人间与天堂

导读:人间与天堂我们爱人间怎能不胜于爱天堂?  天堂的幸福对我们多少渺茫  纵然人间的幸福小到千分之一  我们毕竟知道它是什么情况  我们心中翻腾一种隐秘的癖好  喜欢回味往日的期待和苦恼  人间希望的唯期常常使我们不安  悲衰的易逝叫我们哑然失笑  未来的远景虚无缥渺、漆黑一团  现在就时常令人感到心寒  我们多么愿意品尝天堂的幸福  却又实在舍不得辞别人间  我们都是更加乐意要手中之雀  虽然我们有...

  人间与天堂

  我们爱人间怎能不胜于爱天堂?

  天堂的幸福对我们多少渺茫

  纵然人间的幸福小到千分之一

  我们毕竟知道它是什么情况

  我们心中翻腾一种隐秘的癖好

  喜欢回味往日的期待和苦恼

  人间希望的唯期常常使我们不安

  悲衰的易逝叫我们哑然失笑

  未来的远景虚无缥渺、漆黑一团

  现在就时常令人感到心寒

  我们多么愿意品尝天堂的幸福

  却又实在舍不得辞别人间

  我们都是更加乐意要手中之雀

  虽然我们有时也在找空中之雁

  但在诀别的时刻我们看得更清楚

  手中之雀跟我们的心已紧紧相连!

  又是这样的夜晚,静静的,那皎洁的月光凄凉地撒在我的身上,你又去加夜班了。临行前你匆匆地放下笔,揉揉僵硬的手指吃一口冰冷的泡饭。看着你走进风雪中的背影,我的心痛得无以复加。你怎么可以这样不爱惜自己?而我只能把心一点一点地沉进辛酸的期待里。明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我会等回一脸倦容、疲惫不堪的你,可是,等你回来又怎样呢?300天了,每一天我都无可奈何地看你憔悴、看你孤单,当你站在窗前,将目光穿越很远,你是在无边的星空里寻找我么?我看见有泪,在你的脸上肆无忌惮地泛滥,谁说的,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这些,我只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没有了一双手,我无法再为你抚平忧伤。我只是一张桌子,一张在你眼里没有生命只能伏在上面驰骋你的思想的桌子。你将我曾经的照片放在我的身上,一遍遍地凝视,一遍遍地叹息,我的心在你的叹息里碎成一片一片。

  我记得你答应过我的,当我流尽了鲜血气若游丝地躺在你的怀里的时候,我说:“高翔,答应我,找一个爱你的人,重新开始。”因为我知道,我们的种种,必定随着我的生命的终结而结束。你点头时的泪水打在我渐渐冰冷的脸庞上。当我的灵魂不再被肉体羁绊随风漂浮的时候,我看见了你的疯狂,你抓住医生的肩膀声音嘶哑地吼道:“救救我的妻子,救救我的孩子。”医生无奈地摇头,都是凡尘之人,谁有回天力?

  我在上帝的脚下跪了七七四十九天,膝盖流出的血染红了天堂的地面,才换来这365天与你相守。尽管我只能将灵魂依附在这张桌子上。可是,300天了,我们就在这咫尺天涯中无言地相对不相通,任时光无情地流逝。

  隔壁搬来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女孩子,她穿白色的风衣,有一张笑起来很晴朗的脸,一个有着干净从容的笑脸的女孩是可以依赖并托付终生的。重要的是,她和你一样,喜欢把呆板的方块字码成或短或长的有生命的故事。或许,她也会在深夜为你煮一杯热茶,像我一样为你红袖添香。或许,你们会在共同的志趣中幸福地生活到老。噢,高翔,我不介意的,只要你幸福、快乐。

  曾经,我像一株微不足道的小草,你却将目光穿越玫瑰、蔷薇、海棠锁在我的身上。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我没有正常的家世,没有耀人的学历,甚至没有赖以生存的职业,可我却幸运地拥有了你。当你对着母亲恼怒的目光跪下去的时候,我也跟着跪下去说,妈妈,我一无所有,但我会用生命去爱你的儿子,让他幸福。谁又知道,我的生命居然这样短暂。高翔,我多喜欢和你在一起,喜欢烧你爱吃的饭菜,等你回来,喜欢你偷偷在我的身后抱住我,喜欢你的气息你的心跳,喜欢你贴在我的肚子上说,小乔,宝宝在和我说话呢。

  都怪那个粗心的司机,他居然边打电话边开车,看着驶向你的汽车,我只能用力地把你推开,可是,我却没有保护好我自己还有我们那只有6个月大的孩子。我说过我要用生命爱你的,这一切仿佛冥冥中注定,我倒在车轮下,手里的香菇撒了一地,那是你最爱吃的。

  高翔,我只剩几十天了,原谅我的自作主张,我不能看你这样下去。昨夜,我幻化成天使的模样走进了邻家女孩的梦乡,我告诉她,你守候的王子就住在隔壁,他叫高翔,你睁大了吃惊的眼睛,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这样一个芳邻。她真的很美,一双眼睛,像皎洁的月亮,我真的希望她把你的黑暗照亮。她含笑的目光掠过我的照片时吃惊地问:“她是谁?”你说:“她是我的妻子,去世了。”女孩呢喃:“可是,她是我梦中天使的模样。”

  我知道,一个故事开始了,虽然是我一手策划,虽然发展方向如我所愿。但当她依进你的怀抱的时候,我的心还是四分五裂,我要你幸福,却无法阻止自己悲伤。高翔,灵魂是没有泪水的,我只能把痛苦深深地刻进木头里。

  我要离去了,我违背了上帝的旨意,在天书上改写了你的一生,天书上说,我离开,你要孤苦终老的。我把那个有月亮般面容的女孩配给你做妻子,并给你们的幸福加了期限——50年。我付出的代价是:在漆黑的地狱中煎熬,你幸福50年,我煎熬50年。来生,我是一个舞者,你是一个琴师,我们亦有50年。

\

  高翔,我们没有了今生就相约来世吧。记住,不要在孟婆桥上喝下忘魂汤,记得我今生的模样;来世,我还为你这般美丽,早早去月老那里,求他把你无名指上的红丝线拴在我的手指。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