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网
念佛网
单独中的洞见 哲理故事300篇 谈佛说禅悟人生 淡定的人生从舍得开始 佛心禅语中的人生智慧
主页/ 励志故事/ 文章正文

小煎饼王

导读:民国初年,鲁中九龙山上有伙土匪。他们经常下山进行绑票、掳夺、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老百姓对这群恶魔恨之入骨,恨不得扒他们的皮吃他的肉!...

  民国初年,鲁中九龙山上有伙土匪。他们经常下山进行绑票、掳夺、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老百姓对这群恶魔恨之入骨,恨不得扒他们的皮吃他的肉!

\

  九龙山西北二十里有个村子叫大王庄,庄上有个卖煎饼的“煎饼王”。这“王”字有两层含义:一是他的煎饼摊得好,把一勺面糊倒热鏊子上后,他拿起剑似的竹劈“刷刷刷”三下五除二一张煎饼就摊好了,大如车轮薄如蝉翼,因手艺无人可比而称王;二是他有一身好武功并继承了他家祖传绝技“煎饼功”而为王。他能把一张煎饼耍得出神入化,变化无穷,茶杯粗的树碰上它立时腰断两截,不得了!

  九龙山西边有座宁阳县城,城里有多家财主要请煎饼王去看家护院,但被他婉言谢绝。财主们为了虚张声势壮自己的胆,说煎饼王已经答应了他们的请求,愿保家平安。这消息很快传到了九龙山土匪头子“一枪准”那里,他一听宁阳城的财主们要把煎饼王请去看家护院,这其不等于切断了自己的财路!他想,这煎饼王不管被财主家聘去与否,有一点是肯定的:早晚是自己的“一害”,既然这样不如早除掉他!于是他带着几个武功好的喽罗,他一人怀揣短枪赶到彩山角下等着赶集归来的煎饼王。煎饼王凭武功要断他的财路,他要用枪子送煎饼王去见阎王!

  其实,一枪准的武功也不弱,三五个汉子近不了他跟前。有天他来了有兴致,就坐到太师椅上让四个身强力壮的喽罗一人抱着一根椅子腿把他抬起来,并说抬起来有偿!四人得令都运足了力气猛一抬,把椅子抬得“嘎嘎”乱响,卯榫都活动了,但椅子腿始终没离开过地皮,厉害!他的枪法更是不得了!百步穿杨(叶)玩似的。有次他看到百步外有人手持弹弓打一棵树梢上的家雀,杏核大的泥弹急速地向家雀飞去,一枪准见情立及拔出枪来只把胳膊往上一摆,“啪啪”两枪,泥弹碎而家雀亡!这枪法哪个敢不佩服?这可吓坏了打雀人,他吓得脸黄黄的赶快跪下给一枪准磕头说,有眼不识泰山!一枪准说:“没啥,你爷爷的枪法怎么样?”打家雀的人全身哆嗦着说:“神准神准!”一枪准听了哈哈大笑,说这算得了什么!

  一会儿他们果真把煎饼王等来了。煎饼王一看来者不善,但并不畏惧,这伙人在他眼里算群什么东西!于是他放下扁担,赤手空拳把他们都打趴在地,哭爹喊娘,狼狈至极。煎饼王想怨家易解不易结,且饶人处就饶人。于是,就饶了他们的小命,不和他们计较。他弹弹身上的尘土又对他们冷冷一笑,挑上挑子走了。他在百步内有准备,百步后仍不见“一枪准”有动静,心想这伙土匪让他治服了,就撩开大步往前走。谁知就在这时,一枪准伸手从怀里掏出家伙来对准他的后背就是一枪,煎饼王当场死亡,时年仅三十一岁。

  煎饼王的儿子小虎虽然才十岁,但他的武功基础已经被他父亲夯实了,只是在熟练、技巧和难度上狠下功夫,或再创新,等到成人时定是一块好钢!***怕再遭土匪的毒手,弃家远走他乡,隐名埋姓让儿子潜心练习武功,好替父亲报仇雪恨。小虎不辜负父母的期望,每天起五庚睡半夜,苦练本领,几年过去他的武艺练得炉火纯青,把一张张圆月亮似的煎饼耍得神出鬼没,花样百出!他在家院中把煎饼在空中抛来抛去,金光闪闪,忽高忽低忽左忽右,飘如蜻蜓点水,急如云中闪电!这天他正耍到高兴处,看到外门中间有道线样的直缝,他把煎饼往前一抛,不偏不斜金光从门缝里一闪而过,又把门外碗口粗的拴牲畜的木桩从中劈开,好生厉害!这功夫和煎饼王相比,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八年转瞬过去了。小虎为了给父亲报仇,他没直接回到大王庄,而是到了九龙山东北二十里的南驿镇住下,然后找机会再去和一枪准算账。这南驿镇不管当时还是现在都是个繁华之地,每月的单日便是集,很是热闹。一枪准有时也光顾这集市。他赶集不是为了买卖,而主要的目的是踩点,看看哪家富户的防备怎样,再看看谁家的大闺女小媳妇漂亮住哪庄哪院?锁定目标后晚上好去抢!他怕惹人耳目,只有他身上别了一把短枪,几个喽罗都赤手空拳跟着。他们大摇大摆地在集上遛达了一圈后觉着肚子有点饿,就挺胸昂头地往小虎的煎饼铺前走。买煎饼的有认识一枪准的,见他来了就小声说,土匪头子来了,快走!小虎一打量这几个人果然与众不同,走路就如螃蟹样横着行,一看就不是好鸟!他想俺要满山遍野地去找还真不容易,不曾想今天这些该死的竟送货上门了,这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小虎的妈小声说:“孩子,仇人来了你可要格外小心才行。”他说:“娘您老人家放心好了,为了给我父亲报仇,为民雪恨,今天让他有来无回!”说完他两眼喷射出复仇的火焰!

  一枪准来到了小虎的煎饼摊前说:“喂,来几斤煎饼?”小虎说:“不卖!”一枪准听后一惊,在这南驿镇上还没碰上敢这样说话的主儿,今天难道碰上了鬼?一枪准看看小虎说:“你小子别说是个臭卖煎饼的,就是当年大王庄的煎饼王又怎样?一身好武功,耍得个煎饼‘削铁’如泥,到头来怎么样了?还不是栽到老子手里!你毛胎未退,还想给老子叫阵?我看你是饿狗低着头走路——找屎(死)!”

  小虎用蔑视的眼光看看这几个魔鬼,冷冷一笑说:“你们这伙杀人不眨眼的狗东西,今天俺就是让你们这伙魔鬼早死!”一枪准一听心中暗想,这是哪里来的野小子?简直吃了豹子胆反天了!于是,他对爪牙们一挥手说,上!三个爪牙一齐扑向小虎,小虎只把手一挥,三个人还没到小虎跟前,每人脸上贴上了一张软软和和的煎饼,瞬间都一头栽在地上,七窍流血而亡。这叫“猛一拍”煎饼功。此功不伤外皮只伤内里,不管捂到哪里,里边被拍个七零八落,一命归天!一枪准一看带来五个人已经死了三个,心中的邪火立时冲上脑门,狠得他哇哇咆叫,发誓要除掉这野小子!他又暗想,这莫不是煎饼王再世吧?不可能呀,是我亲手在彩山下把他打死的,再说他即便活着也不会这么年轻呀!莫非是他的儿子?于是他立及警觉了,把右手慢慢伸进怀里握着枪把恶狠狠地问:“你是谁?”小虎手提煎饼不慌不忙地说:“俺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多行不义必自毙!俺坐不埋名走不改姓,俺就是煎饼王的儿子小虎——人称小煎饼王是也!”

  一枪准听了大惊,刚想掏出枪来,但他却晚了一步,只见小虎把右手又一扬,一道像丝线样的金光从他脖梗处一闪而过,再看一枪准,站在那儿仍然一脸恶狠狠地土匪相,却是呆呆地、一动也不动的僵硬魔鬼相了。

  小虎对吓呆的两个小匪说:“你们别在那里瞎抖了,留你们两条狗命,把你们这个恶惯满盈的土匪头子弄回去吧,他已经死了!”两个小土匪却颤巍巍地说:“他没、没死,是吓、吓呆了。”小虎没再说什么,走到一枪准跟前,一脚把他踢倒,人头骨碌碌在地上滚了几下,这时只见脖颈上“嘟”的一下从腔里喷出了一股血,像泼出去的一盆狗血……

  为民除了大害,众人拍手叫好!小土匪一看头头都死了,还管他干什么?让狗吃吧,自己只管逃命去了!(2011/4/5)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