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网
念佛网
山西小院 观世音菩萨感应故事实录 妙法莲华经感应 六字大明咒感应 药师经感应
主页/ 药师佛感应录/ 文章正文

脊椎人生

导读:脊椎人生清晨五点,寒露未散,天际间紫霞布满,这个时刻在东方净苑已经开始「热闹」起来,做早课的声音、做早饭的声音,稍迟出坡作务的声音。修行生活中一天的开始。  道光法师回想起刚出家的时候,每天早晨出坡扫地,就像机器人一样,站得笔直的。因为医学上的一个学名:「僵直性脊椎炎」。从腰部开始脊椎逐渐僵硬。他没有办法弯下腰来,一些动作比如跑步弯腰,我们普通人很容易就做到的动作,对他来说就非常的困难,甚至听到别...

  脊椎人生

  清晨五点,寒露未散,天际间紫霞布满,这个时刻在东方净苑已经开始「热闹」起来,做早课的声音、做早饭的声音,稍迟出坡作务的声音。修行生活中一天的开始。

  道光法师回想起刚出家的时候,每天早晨出坡扫地,就像机器人一样,站得笔直的。因为医学上的一个学名:「僵直性脊椎炎」。从腰部开始脊椎逐渐僵硬。他没有办法弯下腰来,一些动作比如跑步弯腰,我们普通人很容易就做到的动作,对他来说就非常的困难,甚至听到别人的呼唤,他也不能马上回头,三百六十度的转身,很可能就会伤到脊椎。

  僵直性脊椎炎这个病症,一万个女性只有七个人,男女的比例是3:1。关于这个病,真正的病因出在那里,似乎还没有一个真正的因素导致这种疾病。医生告诉他是免疫系统异常,是遗传性疾病,遗传记号B27型,英文名称: HLAB27,怀疑是基因与环境因素(如细菌感染)所造成。但是回顾家族的历史,好象只有道光法师一个人得到这种病。而且医生告诉他,不能根治,只能控制。这是西医的解释。于是便去找中医。中医一听他的病症,便说:「不好意思,你去找更高明的医生吧」。直接把他回掉。

  这种病早上还好,因为活动量多,血液循环比较好,可是一到晚上,尤其是冬天的晚上,气候偏低,僵直性的脊椎就好象弹簧被拉紧,动弹不得。往往晚上十点钟睡下去,十二点就痛醒,因为躺着脊椎骨就好象被针刺到,苦不堪言。只能坐着睡到天亮,为了可以让脊椎舒服一点,只好在背部垫了两床的棉被。情形稍为好一点,然而这姿势一久,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又回来。对道光法师来说,睡不着的夜晚是非常平常的。然而「众人皆睡我独醒的滋味」,却非常痛苦。而其实这种「夜不倒单」的日子已经过了十多年。早上睡醒又是一番折腾,从床上坐起来,单是这个简单的动作已经要花十到十五分钟。

\

  从坐着再站立也是同样的不容易,必须先挨扶着椅子桌子才能勉强站立。休息片刻才能有下一部的动作,一切好象是电影里的慢镜头,电影里的慢镜头通常是非常浪漫的,在这里,这表示是写实派的。一点也不浪漫而这样的情况通常要等到太阳出来,气候稍为暖和,才稍为好转。夏天还好,一到冬天,气候温度迅速降低,身体的运作也同时减低,温度一低,身体一切关节宣布全部休息,要活动的话,要先热身。而且还要看身体听不听话。或许是常年受到病痛的折磨,只要白天可以比较活动自如,道光法师就心满意足了。而且只要可以动,一切都不会太坏。

  从小在贫苦家庭长大的道光法师,父母种稻米为生,虽然自家是种稻米的,却只有小部份留给自家吃,遇到.收成不好时,道光法师记得家里的饭锅里都是一半蕃薯,一半的白米饭。身为老大,下面还有三个弟弟,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道光法师十二岁就开始半工半读,每个礼拜三、礼拜六日都在凤梨食品工厂,寒暑假也都在工厂工作。十二岁开始养家。孝顺的道光法师手上有一点钱就拿回家给父母。十八岁开始在毛线厂工作,为了赚多一点钱,往往从早上七点工作到晚上十一点。非常不可以想象的长达十五小时的工作都是站立的。下班后双脚浮肿一片,当时因为年轻,虽然辛苦,但是还挺得住。市道好一点,便买了一台机器,干脆变成家庭副业,门关一关,家就成为工厂。因为没有上下班的制度,遇到赶工时,通霄赶工是平常的事。钱是赚到一点,相对的健康也走下坡。

  在二十八岁那一年,开始发病,最初的症状腰酸背痛,去给医生看,皆找不出病因。其实僵直性脊椎炎这种病有很大的机会被误诊和延医。因为它类似普通的腰酸背痛。后来转到大医院才知道他得到的是僵直性脊椎炎,这种病会随着年龄增长脊椎越形僵化。因为关节之间的间隙日愈狭窄,关节边缘的骨质增生与腐蚀呈锯齿状交错,最后关节间隙没有了,骨质的致密带消失,脊椎骨逐渐一节一节僵硬,慢慢的连脖子也会僵硬。最后变成瘫痪。

  道光法师的脊椎僵硬的部份是第二二即、第四节、第五节,听起来像是音符代号,其实我们都知道不是,这只不过是苦中作乐而已。

  道光法师遇到师父那一年,病情已经很严重,一般上,患上僵直性脊椎炎的病者有一些会有类似坐骨神经的疼痛,这种疼痛放射传至大腿和小腿,道光法师刚好是这种情况,发作时举步艰难,师父要他到山上禁足四十九天,所谓的禁足就是不离开寺院精进修行。师父给他的功课——受持八关斋戒四十九天,每天七部的药师经,随着每一部的药师经外,再加念一百零八遍的解冤咒。出家前甚至禁足前没有学佛、不信佛,到寺庙也很少烧香的道光法师,一下子要他念七部的药师经外加七百多遍的解冤咒,这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他说,那时候念得很慢,念一部药师经需要五十分钟,一天的功课做下来,共需要十个小时,所以差不多一整天都在大殿诵经。道光法师偷偷告诉我们说:「那时候不晓得是否是业障重,一诵经就想睡觉,念到一半睡着了,都不知道自己睡着了,醒来,咦,怎么还在同一页?!」但是一出大殿,精神好得不得了。

  当然这件事不能让师父知道。因为师父是出名严厉的。而且师父会告诉你,他以前患病经过,厕所与床铺仅有三尺的距离,都没有办法走过去,只能慢慢的爬,当时屎尿皆失禁。那种痛苦非笔墨可以形容。他都是以药师经作为修行的功课,走过种种的疾病。现在他的大小便失禁都痊愈了。

  说也奇怪,道光法师在这过程中的确有许多的进步,首先,脊椎发炎的情形改善了,而且最特别的一点,一个僵直性脊椎炎这么严重的情况,居然可以坐着诵经十个小时,而且在诵经的时候完全不痛。只有在诵完经那种不适的感觉才会回来。这期间他继续用功。或许是因缘吧!道光法师对药师经非常的摄受,一门深入的他,每天的修行就是老实念药师经。后来道光法师出家之后,依然固定一天至少持诵七部的药师经。念得纯熟以后,一天七部药师经已是驾轻就熟。甚至往往一天还可以多出几部存起来。一天多出几部,一年就可以多出一千多部,他说:「需要时可以有资粮一一回向。」听起来好象银行户口的存款。好羡慕喔。

  道光法师出家之后,本着对药师佛的无比的信心,以及药师佛的愿力,他相信他的病有一天一定会好转。是这样坚定无比的信心,是这样的理念,所以他实实在在的在用功。虽然出家的生活非常忙碌,他都不忘利用每一分每一秒继续用功。寺庙早上四点敲板,他三点多就先起来,通常在下楼做早课以前可以完成一部药师经。快一点的话,可以完成两部。这时候是道光法师最开心的时侯,因为好象又赚到一些时间。而且他还领一份厨房的执事,发心煮饭给大众吃。这样努力下来,药也吃少了,以前一天要吃八颗药,控制脊椎发炎,渐渐的,没有在吃药,情况也没有再恶化。

  两年后,终于可以躺下来一觉睡到天亮,十多年没有办法好好躺下来睡一觉。那种痛苦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曾几何时,不需要再半夜痛醒口曾几何时不需要冬天的晚上用两床的棉被垫着背部,辗转难眠。直到累极而入睡。原来能够躺下来睡觉,是多么幸福的事情。道光法师说:我只是每天把功课做起来吧了。这么简单的道理似乎每一个人都懂,但不是每一个人可以做到,即使现在道光法师依然是每天早上三点多起来用功,三百六十五天都是如此。这是非常了不起的。道光法师除了一个相信以外,还多了毅力和恒心。就好象方向正确,过程中需要的只是一点恒心和毅力。就看到了成绩。其实不管做人还是处事,只要观念正确,方法用上,在遇到逆境时,亦能安然走过。道光法师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