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网
念佛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明海法师/ 文章正文

西子湖畔的法雨

导读:西子湖畔的法雨2006年4月20日明 海西湖的四月,正是最美丽的季节。当来自世界各地的高僧云集于此的时候,一场春雨霈然降临,随后,首届世界佛教论坛拉开了帷幕。群贤毕至,高见纷呈。高僧们纷纷登台,一展风采。庸愚的我心无旁骛、啜饮着这珍贵的甘露法味……一、星云大师的说法...

西子湖畔的法雨

2006年4月20日

明 海

西湖的四月,正是最美丽的季节。当来自世界各地的高僧云集于此的时候,一场春雨霈然降临,随后,首届世界佛教论坛拉开了帷幕。群贤毕至,高见纷呈。高僧们纷纷登台,一展风采。庸愚的我心无旁骛、啜饮着这珍贵的甘露法味……

一、星云大师的说法

\

1989年上半年的某一天,东语系的栾祖虎(我们戏称他“老虎”),讳莫如深地对我说:“嘿,你知道吗,台湾星云大师要在北图讲演,我搞了一张票,你想听赶紧到系里去弄票。”彼时我还是一个在校的学生,尚不知道星云大师为何人。但我还是到系里去找票,可惜下手太晚,票不多,已经发光。

几天以后,又碰到“老虎”,他眉飞色舞地和我描述北图讲演盛况,见我饥渴难忍的样子,把他从现场获赠的一盘星云大师讲法卡带借给我听。

这是我第一次听星云大师讲法的因缘。从那盘卡带中我感受到了一颗睿智、敏锐、幽默的心灵。最奇妙的是,即使是简单的话语从他口中出来,听起来也有滋有味,馨香四溢。学佛后才懂得,这正是所谓“辩才无碍”,是从多生多劫口业清净的功德而来。

“在佛教的历史上,能够在这么广大的空间推广、弘扬佛法,释迦牟尼佛之后,星云大师一人而已。”——有一次,师父这样评价星云大师。

听星云大师说法,看他弘法、接众之种种善巧作略,心里会不断冒出这样的念头:真棒,太好了!佛法就是这个意思,佛陀就是这个意思!

再看星云大师几十年为佛法奉献所走过的路,看他的威仪行止,不禁想起佛经中的话“人中之宝,世所稀有”。藏传佛教喜欢用“佛陀第二”来形容赞叹高僧,此语用在星云大师身上,再确切不过。

这样一位大师在以“和谐”为题的世界论坛上,且限时 5 — 8 分钟的情形下,他会怎样发言呢?我坐在听众席上,看到包括星云大师在内的第一轮九位大德走上主席台时,心里既好奇又有些莫明其妙的紧张,心跳竟然也加快了。

星云大师终于走到发言席上。伟岸的身躯,行止如天人般的从容、高贵,慈祥的面容略显疲倦,无言之中,已经和盘托出了,还要多说什么呢?

但凡夫如我仍未跳出言语的樊笼,还是凝神静候那难得的法音:“在佛教二千多年的历史上,我们佛教徒一直有个理想,就是希望佛教能在全世界得到传播。现在,借着我们祖国的强大……”

对着从世界各地云集一堂的一千多位同道,大师气定神闲,娓娓道来。

在简短的应机寒喧之后,大师很快转入正题:有一家人,早上男主人上班走了,子女也上学了,留下女主人在家料理家务。女主

人有事到门口,看到四位老人在门前站立,天气很冷,又刮着风,女主人于是动了恻隐之心,邀请四位老人进屋喝杯热茶。其中一位老人问:“你家男主人在家吗?”女主人说:“我家男主人上班去了。”“你家没有男主人,我们就不进去了。”

到中午,男主人和子女回家吃饭,女主人向丈夫提到门口的四位老人,丈夫说:“快,快去看看,如果他们还在,邀请他们进屋吃个饭。”

女主人遂到门外邀请四位老人进屋。其中一位老人开口了:

“我们四位,一位是财富,一位是平安,一位是成功,一位是和谐。我们有个规矩,每次只允许一人进去。”

女主人回屋向家人报告,男主人说:“请财富进来吧。”女儿说:“我要平安。”儿子说:“我要成功。”女主人说:“我要和谐。”最后女主人的意见被大家接受。女主人遂重新到门外说:“请 和谐老 先生进来吧。”这时老人们开口了:“我们还有个规矩,如果和谐进去,财富、平安、成功都随着进去!” ……

讲到这里,大师的包袱终于抖开,在时限之前,他以简短的祝福结束发言,听众一片掌声和笑声。

星云大师沿袭了他一贯的讲演风格,即以故事说理,他较少以理说理,多借事说理。他的故事充满生活气息,他的讲述总是那样沉着、从容,充满人情味,在故事情节之外,别有一种意境、一种心态、一种涵养传达出来,感染着听众。

世界佛教论坛,按说,应以论义为主。但大师没有说理论义,更没有运用任何抽象、怪僻的理论术语,而是坚持了出家人的本色,四两拨千斤,在家常话中开显大道理。诚如主持人的评价“感谢星云大师的精彩开示!”“开示”一词道出大师讲法的特色。出家人的讲演就应该是“开示”,开示悟入佛之知见也。

因为坐在二楼,我只能通过显示屏瞻视星云大师的慈颜。他脸上的安祥、睿智一如从前,许是为法忘躯的奔波的缘故,这位出家后奉献了七十一年的老比丘,他的脸庞,他的眼神透出许多疲倦来,使我在欢喜赞叹之余,心生感动与酸楚。

因而我也注意到他老讲出的故事在字面寓意之外,无意识地透露出另一种心境或情结,即:进门,回家。

在去年五月海南三亚两岸四地为“论坛”举行的筹备会上,星云大师在发言中曾坦露心声:“我们不希望被当作海外的法师,在大陆,我们被当作‘海外的',在台湾,我们被当作‘外省的'……”

大师把佛法传播到了世界各地,但他却处处被当作“外人”,一个无家可归、有家不能归的“外人”。这一由众生共业造成的伤痕痛在星云大师的心上,也痛在我们的心上。故事中四位老人都被请进家,吃上了温暖的午餐,现实里“在寒风中站立”的星云大师不知还要等多久呵。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