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网
念佛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仁俊法师/ 文章正文

新春相勉献四语

导读:新春相勉献四语仁俊法师  学佛法的涵义,简括地说:学新。菩萨因地与佛陀果地,所学所证的法界、法性,一切都是彻新彻真--永恒的超时空的新与真。颠扑不破推翻不了的「最极究竟」的佛法,就建立在此最新最真上。因此,释尊所诠示的「三法印」,把整个现象与实相(实相从未离开现象),都显发得历历晰晰、了了决决。理解了这,就会肯认着:学佛法,就是学做最新最真的人。肯得学新学真的人,念头受到佛法的导照,意兴焕发、昂跃...

  新春相勉献四语

  仁俊法师

  学佛法的涵义,简括地说:学新。菩萨因地与佛陀果地,所学所证的法界、法性,一切都是彻新彻真--永恒的超时空的新与真。颠扑不破推翻不了的「最极究竟」的佛法,就建立在此最新最真上。因此,释尊所诠示的「三法印」,把整个现象与实相(实相从未离开现象),都显发得历历晰晰、了了决决。理解了这,就会肯认着:学佛法,就是学做最新最真的人。肯得学新学真的人,念头受到佛法的导照,意兴焕发、昂跃,透脱了沉郁与枯寂的笼闭;眼前体触世法倏变,识量卓荦、高旷,汰除了褊窄与偏激的陋躁。所以,学佛法迈入了大路头的人,则能从最新最真的理致中,历次地学习、进展、扩充为最新最真的人。

  新--生动活脱得不滞不避,明明切切地面对一切,透出透入大创辟,决不占纵累自他。真--修为体践得必净必充,快快健健地命献(凡俗)有情,耐荷(义苦)耐涵(化害怨)平(等)顾恤,决定助慰效佛圣。意势韧果,而志性挚淳的菩萨行者,一发心--顿改旧观,莫不注目、注力于这样的新与真,学菩萨道的吾人,体肯而勘验这样的新与真,就得倡践下列四项:

  一、直来直去不溺不了

  修学一切佛法的共行--直心,心持直、用直了,向上看得高远,向前看得宽广,向下看得平正。最重视「三世」、「三生」、「三业」等的佛教,向上看得高远了,则能信解三世因果,把握现在,忏悔过去以振发未来;向前看宽广了,则能淬炼生命开创的力量,择取生活鉴励的范型,肯认(于)生死(中)修发的(伟大)作用;向(当)下(自己)看(做)得平正了,则能对治身形的缺非,约检语言的绮妄,省防心念的倒逸。做人,能这样的把心提高了,用健了,(坚恒地)策正了;正得不偏不阿,必(观)中必(行)正,念头意底的直心「现行」频数,所见所作的一切不离、不忘一片直心;直心成为一切活动中的标志、主导者,贯彻着坚毅与雄浑,身心的施展与趋向,则必然浩浩荡荡地来路宽去路大,不了生死而即视生死为解脱的大乘道的特征与重任,凭的就是如此的来路宽去路大。大乘行者注视于此,才真能从宽大、正直与精严中,学菩萨因地中做人、为人不茍悭,瞻佛陀果地中教人、度人必尽致;不茍悭与必尽致,乃是构建成大乘堂室的双柱。

  诸佛所证觉的知与行,与世间一切学思不同处:直直了了,平平持持。世法透脱得明决快捷,不为情见葛藤缠裹、刺割,能为众生筑铺坦道,作抵达彼岸的驾驶者;佛法印悟得净远廓朗,化为智潮义云灿涌、显扬,堪为世间竖立光标,作点唤迷津的嘴手者,无一不从这直直了了中翻身豁眼,平平持持中振气练心的。直得一念惑业也酿不着,平得一切智业都持得了,修学的信解、兴神与根机,就这么渐渐正纯、奋旺而犀利的。这样看,直于修学历程中,多么重要!

  道心的别称--直心,学者扣入了道心之门,所见所学的一切,则无不归于正、行于正。正,成为体思、照见「法性」与「准量」,无明与爱染被调伏得不逗撩,不盖缚的,心门则洞豁得直见三宝。修学中唯一的「大事」与「大念」:直见三宝,安身立命与发心创(觉法身慧)命,都凭着直见三宝作前导,做后盾,为中坚,这更显出直心的重要!

  正道中来去得正见增上者,我见与我所,全为正见监控、警治得没弹展、窜冒余地,佛法成为身心的鼓舞、激提与导趣,从此,就绝不茍同或偏向凡小的溺与了。

  二、深入深摄能沉能发

  学习、「习应」得于三宝中直来直去,这是从凡俗体悟圣真的第一要着。准准的的地把紧着这,才会脱离险径黑道,从净光中明触一切、安心深入。

  学佛法最重视的--明,明决中将漏染对治得不留连、回顾,知行上了却私图挂络,抬头举足向上、向前的大步骤,就不肯兜圈套、玩光影。修学中的命光透过了智光的启发、导照,厌绝了浅泛、庸俗、低劣,眉棱昂扬中展豁的气宇,向前看透了当前,向上探触着无尽,无尽中扩开了无量,迈进得无边(限际极),世间的一切则无足「当意者」。从这番无足当意中脱落得净豪、寂平,世法上了没得失、佛法中整体顶撑,「没量大人」就这么起步的。

  从高瞻远瞩中学没量大人,精勤不已,对菩萨志神与佛陀知见--大菩提,多少有些领略、契会,心念对佛法察注得不旁骛、能正视,佛法光明则灿现眼前。

  光的特义:明暗不昧(永如此),安危(穷通)不隔,生死不忘(正法),理会也使用得如此的光,信解与解行中面对目见的一切,大有新新非故的感受、获致,空想与幻觉,从此一股脑儿荡绝得廓廓清清,菩提道便这么健健稳稳地迈入而畅通。到此境地,大乘所说的诸佛加持力,自信、自验得不惑不脱,对深法与妙义,则不再有惊畏之感了。献身为法与舍身持法的决心,怎也不会忘却,不肯推让。

  深法,约(空净)无形说:是普遍于一切诸法的(真实)法性;约有形说:即一切诸佛所诠演的经教。「深入经藏」,乃是释尊在世及临灭时的「嘱咐」:「法依止」。大乘者的修学--长时大空的练磨、透达,从有相有依的解行中,明正地渐入渐入,久之,深入无相无依,无功用而圆证法界性,当发心时,必藉经藏作依准、做指标。整个真理的诠示--经藏,深入经藏而深观,遍见真理的全貌;从真理的全貌中深入深摄佛法的心肝、骨髓,才能「从佛口生,从正法生......」,成为一切诸佛的真实佛种。

  于生死中肆应得力真德足,手快眼明,成为真实佛种,殊非易事!这就得有自知之明:善根、福德与因缘,薄弱或缺乏得甚至等于零,提警自己:自愧自学,着意沉敛,着力备储;沉敛备储得惑习「损减」,根力「增益」,出世为人,发扬与倡践的,言行一致,才不肯浮光掠影,昧己误人,招恶因果!

  三、广接广度必切必真

  嘱咐融心养慧命--从佛口生,正闻熏意长法身--从正法生,生死中的业缘之命,无间地受着这二生的勖勉与歆敬,智见则能导转与无明相应的情(有取)识之命了。学佛的正向:向法、向善。正法与净善配应、彻贯、交融得笃淳,善根法力于日常、非常中实验得明细切实,绝不肯被「无记」昧略、含糊、掩盖过去。因此,与一切众生相见相处,法,用得直遣自家情见,不嫌厌众生情见;善,作得直破自家恶(邪)见,不轻贱众生恶见。一等气量与超等胸际的行者,总是如此的学佛度人,度人学佛的。于生死中耐得决性发得透心者,端凭这样的器量与胸际。

  成就菩提愿的惟一要着:若死若活都不离开人际、人间。佛法与人间,法性与人性,从佛陀眼光看来,其关系密切得极难分解。因为人间虽也有其他有情殖育、蕃衍着,但是,活化与繁化人间的主体、主力者:却是人。因此,一切人便成为人际剧场中,舞台上扮饰的多型多姿的脚色与演员。人际间一切的悲剧与喜剧,离开了人就要停锣歇鼓了。佛陀特别重视人的原因:从因缘的相依相成中,填平了人为鸿沟--不再演悲剧而尽演喜剧。人,透过了清净法性的启迪,了悟而通廓、净化了人性;人性与法性融而为一的人,说出来做开去的,尽让人嗅不出自我气息,看不到自我气势,与一切人相见相处,总是和温得令人喜乐快畅。菩提道上走得眼豁胸敞,做得肝鲜胆赤的,大多具有如此的气色与气象。

  菩提愿面对的:「生死道长,众生性多」--一切泛俗人类的种种杂异性习,这都是菩萨所接引与拯度的对象。度的涵义:「无极」--永无了期,于生死道中无极、无了地广度众生所需的条件:1.忍苦而「体怨进道」,誓不退转;2.回福而感报众恩,热烈恳勤;3.积智而观法(性)空寂,尽遣虑畏。这三者中的2:恳勤--「亲切」;真亲切的形成,从福慧植积中察验、顾护的一切云为与应对,总是亲切得无微不至,无时或忘,现为座铭,化为心声--疾呼(本愿)兑现。大菩萨们无极、无了的广接广度,看得、做得最急需、必须的,莫过于、重于亲切了;因为亲切乃是「真实」的同义辞。发心学菩萨道,务要将亲切与真实,现为座铭,化为心声,才不会昧却菩提愿,败坏菩萨行!

  四、久瞻久效大守大为

  菩提(誓)愿真的成为菩提心的策发力,治绝了贱劣性,一切时处则都能镇毅得不荡摇,也能奋跃得不迟徊,脱却腐旧相了。这等人,看起来尽管平凡得很,实际上已可称为「大心凡夫」。大心凡夫的表征:「心健无能坏」,最健的心--大菩提心,菩提愿成为大菩提心的底衬、中持与前导者,就越发健而又健了。健得真抬头、发大心者,头总是抬得直学、直追诸佛菩萨,心总是发得直愍、直助一切苦恼众生,念头上眼面前,尽将诸佛与众生等观等(崇)重,肯得如此发心、存心与运心,心地与心量则开通得遍遍平平了。从诸佛菩萨的无上胜德说,一切众生定须仗此胜德,始能得拯得度,这就应该特别崇敬诸佛菩萨了。诸佛菩萨因地修行中所握揽的本誓:久与大。大乘与小乘的划界线,就在于这样的久与大。深入此界线而上进不已,才够资历称为「大乘种性」:集一切正法于一身,于一身中忍可、受用正法之乐,于苦难中照拂而拔脱沉沦众生。

  发心学菩萨道者,唯一积极着意、着力争取的:大乘种性,别无他求。育培大乘佛种性的亲因、正缘:「摄取」一切诸佛无量无边的胜净福慧、健雄悲愿。这样的摄取,既超时空也遍于一切时空,得于长时大空中久学久修、广触广应。久学中上瞻诸佛一切功德,瞻注得与诸佛同在(空净),与众生(共)同(倡利)行,从如此的学中起修而久修,诚效而坚效诸佛菩萨,利行与空净契应得透明透公,才会广触广应得活络通见,了无好恶贱贵之念。

  作为诸佛与众生之间的桥梁的菩萨,一发心,目光就上瞻诸佛、下注众生,充当诸佛与众生间的接线生、通讯员。菩萨将这条线接得极长极广,超(估)量的谘询通(递)得极灵极准;尤其能将诸佛法音巧妙地播演得遍布到有情界每一角落,更能将一切众生的回音汇报到诸佛面前,这工作真够艰巨而累重!究从何处获得充电加油?一句话:目光不离诸佛;诸佛因度众而成佛,所以也就连带地忘不了,舍不开众生。久瞻诸佛的目光亮豁了、灿彻了,也就必然地效学诸佛的遍触遍应。明触中触的了无所著无所遣,遍应中应的绝无所择无所弃,就这样,所守者大--不失诸佛体统,所为者大--不(损)误(且为)众生(培造)根基。

  学菩萨必具的三心:「直心、深心、大乘心」。心直得直透自我,直学佛道;直久了,必能深会佛道;佛道深学得以诸佛之心待诸众生,耐众生苦而「甘之如贻」,敬之如佛,就握得着大乘心。最新的生命之光--大乘心;心,活跃在最新的生命之光中,气象便同春晨之晖般的灿温、净美、熙和了。菩萨的总体表征:春--永恒而充实的青春者。学菩萨道,就是发挥永恒而充实的青春气象:为人间世创造出欣欣向荣的青春(相续)常住。

\

  时节又届新春了,本人谨献四语与诸位菩萨们相勉:一、直来直出不溺不了,二、深入深摄能沉能发,三、广接广度必切必真,四、久瞻久效大守大为。

  十二月十八日写于新州同净兰若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