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网
念佛网
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
主页/ 程叔彪/ 文章正文

无门直指 第五十八节 金锁玄路

导读:文殊大士是过去七佛之师,且是过去平等世界龙种上尊王佛,亦是东方欢喜世界摩尼宝积佛。如何会起佛见法见,而被摄向二铁围山...

第五十八节 金锁玄路

\

世尊因文殊忽起佛见法见,被世尊威神摄向二铁围山。(文殊大士是过去七佛之师,且是过去平等世界龙种上尊王佛,亦是东方欢喜世界摩尼宝积佛。如何会起佛见法见,而被摄向二铁围山。这是向众生示现,不可有一丝一毫未尽而已。示诫以文殊大士之地位,忽起佛见法见,即须摄入铁围。况不如文殊的麽?又:佛是三界导师,法是度生至宝,但起了此见,即下铁围。况起他见么?故于佛法度生等任何情见,苟有一丝一毫未尽,即是金屑入眼,是金锁玄路。故百丈亦云:不是不解,令诸后学人,莫作与么见闻。所以黄檗曰:才作佛见,便被佛障。才作众生见,便被众生障。作凡作圣,作净作秽等见,尽成其障。但是高峰道:『高峰不然。忽有人起佛见法见,但向他道:善哉!善哉!』又是什么道理?倘或不会,则时节若至,其理自彰。)

盘山积曰:导师云:『法本不相碍,三际亦复然。无为无事人,犹是金锁难。所以,灵源独耀,道绝无生。大智非明,真空无迹。真如凡圣,皆是梦言。佛及涅槃,并为增语。』禅德!直须自看,无人替代。

洞山金锁玄路偈曰:交互明中暗,功齐转觉难。力穷忘进退,金锁网鞔鞔。永觉注云:明喻大功,暗喻正位。初有功时,是借功趋位,明中有暗也。次则借位明功,暗中有明也。至於功位齐彰,犹贵功位并转。若力穷而不能转,则事理之迹未消,圣凡之情未尽,是谓:金锁玄路。

疏山问:一切处不乖时如何?洞山曰:此是功勋边事。幸有无功之功,子何不问。疏曰:无功之功,岂不是那边人?洞曰:大有人笑子恁麽问。曰:恁麽则迢然去也。洞曰:迢然非迢然。疏曰:如何是非迢然?曰:无辨处。

沩山谓仰山曰:汝须独自回光返照,别人不知汝解处,汝试将实解献老僧看。仰曰:若教某甲自看,到这裏无圆位。亦无一物一解,得献和尚。沩云:无圆位处,原是汝作解处。未离心境在。仰曰:既无圆位,何处有法?把何物作境?沩曰:适来是汝作与麽解是否?仰曰:是。沩曰:若恁麽,是具足心境法,未脱我所心在。元来有解献我,许汝信位显,人位隐在。又:沩山一日索门人呈语。乃曰:声色外与吾相见。仰山凡三度呈语。第一度云:见取不见取底。沩云:细如毫末,冷似雪霜。第二度云:声色外谁求相见。沩云:只滞声闻方外榻。第三度云:如两镜相照,於中无像。沩云:此语正也。我是你不是,早立像了也。仰却问沩:某甲精神昏昧,拙於祗对。未审和尚於百丈师翁处,作麽生呈语?沩曰:我於百丈先师处呈语云:如百千明镜鉴像,光影相照,尘尘刹刹,各不相借。仰於是礼拜。(幸亏先前已有『於中无像』及『早立像了也』之语。不见有人问灵云:直得纯清绝点时如何?云曰:犹是真常流注。问:如何是真常流注?曰:似镜长明。曰:向上更有事也无?云曰:有。曰:如何是向上事?云曰:打破明镜,与汝相见。)

黄檗云:菩萨心如虚空,一切俱舍。所作福德,皆不贪着。然舍有三等。内外身心,一切俱舍,犹如虚空,无所取着,然後随方应物,能所皆忘,是为大舍。若一边行道布德,一边旋舍,无希望心,是为中舍。若广修众善,有所希望,闻法知空,遂乃不着,是为小舍。大舍如火烛在前,更无迷悟。中舍如火烛在旁,或明或暗。小舍如火在後,不见坑阱。故菩萨心如虚空,一切俱舍。过去心不可得,是过去舍。现在心不可得,是现在舍。未来心不可得,是未来舍。所谓三世俱舍。

盘山积曰:禅德!可中学道,似地擎山,不知山之孤峻,如石含玉,不知玉之无瑕。若如此者,是名出家。故导师云:法本不相碍,三际亦复然。无为无事人,犹是金锁难。所以,灵源独耀,道绝无生,大智非明,真空无迹。真如凡圣,皆是梦言,佛及涅槃,并为增语。

庞居士曰:护生须是杀,杀尽始安居。会得个中意,铁船水上浮。佛果举曰:且道:杀个甚麽?杀众生物命,凡夫见解,杀六贼烦恼,座主见解,杀佛杀祖,大阐提人见解。衲僧分上,毕竟杀个甚麽?试定当看。僧问:未审杀个什么?果曰:大有人疑着。问:学人到这裏,直得步步绝行踪时如何?曰:未有金刚王宝剑在。佛果又曰:只如护生须用杀,且道:杀个什麽?便有禅和子道:不是杀物命,只是杀无明贼,杀烦恼贼,杀六根六尘贼,杀争人争我贼。果曰:虽然一期也似,要且未梦见衲僧脚跟头。既是护生,须是明杀意,如何是杀意?崄。若向个裏辨得出,便可放一线道:浩浩之中,管取坐断天下人舌头,然後始杀得尽。然虽如是,释迦老子也杀不尽,迦叶也杀不尽,西天二十八祖也杀不尽,唐土六祖也杀不尽。要明不尽底,须是放却从前以後见解,明暗玄妙理性,殊胜奇特洁净,剗除不留毫末,也不到极尽处。只如正尽处,合作麽生?还委悉麽?深山大泽无人到,聚头正好共商量。

大安省,有人问:无为无事人,犹是金锁难,金锁牵不住,是甚麽人?安曰:向阇黎道即得。不可荒却大安山去也。

大洪遂曰:一拳拳倒黄鹤楼,一踏踏翻鹦鹉洲。惯向高楼骤玉马,曾於急水打金球。然虽恁麽,争奈有五色丝绦系手脚,三鑐金锁锁咽喉。直饶锤碎金锁割断丝绦,须知更有一重碍汝在。且道:如何是那一重,还会麽?善吉维摩谈不到,目连鹙子看如盲。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