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网
念佛网
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
主页/ 陈士东/ 文章正文

遍照护译师传略

导读:遍照护译师传略天晟传统文化研究所 陈士东  1997年5月,我发愿为宗喀巴、遍照护、莲花生、阿底峡等十位大德作传略,拟以这个愿望在二年之内完成。1997年6月完成了其中的一篇《宗喀巴大师传略》(见《气功与科学》1997年第10期),此只是十分之一,故不敢松懈,又加紧完成了全集的第二篇,也就是本文。  西藏佛教前弘期大译师、密宗大师遍照护,是密宗教理在西藏的主要弘传者之一,在藏区佛教界有着非凡的地位...

  遍照护译师传略

  天晟传统文化研究所    陈士东

  1997年5月,我发愿为宗喀巴、遍照护、莲花生、阿底峡等十位大德作传略,拟以这个愿望在二年之内完成。1997年6月完成了其中的一篇《宗喀巴大师传略》(见《气功与科学》1997年第10期),此只是十分之一,故不敢松懈,又加紧完成了全集的第二篇,也就是本文。

  西藏佛教前弘期大译师、密宗大师遍照护,是密宗教理在西藏的主要弘传者之一,在藏区佛教界有着非凡的地位。然而内地学者对其却不甚了解,这里面有很多因素,一是他被与同时期的莲花生大士光辉事迹遮盖,使人只知有莲花生而不知有遍照护;二是由于前一个因素,造成他的传记很少出现,既便在藏区亦少有,故知者甚少。但他对密宗的弘传有着不可磨灭的功绩,值得我们来记述一番!

  遍照护译师是八世纪中期人,具体生年不详,据《莲花生大师本生传》所载有关文句考证,约在765——785年之间。他出生于年楚河流域尼木协卡尔地方根加巴果家族中,故名号为巴果·根加唐达,其家生活中等,父名巴果尔海托,母名占嘎莎·专吉,二人只译师一子,故十分宠爱,译师也很聪敏,幼时所作常显灵异。在其八岁时,机缘降临了,这一年是在西藏建成第一座正规佛教寺院桑耶寺不久,藏王正为选僧才这事而忧虑,原因是藏王为选人才赴印度学梵文,由莲花生及寂护二位大师教导几个孩子学习,但这些孩子口舌笨,将“南无佛陀耶”念成“马茂佛巴耶”,惹得二师抚掌大笑,藏王为此十分难过。莲花生大士说:“印度菩提伽耶讲经院,佛祖释迦有堂兄,逝后几次报身化土转生,前后七次转生为人,最近一次生在藏地,名根加唐达,年八岁,请把他父母请来,他是无可辩驳的翻译。”据传载,藏王依言与三十余人至尼木译师家中,一见译师果然十分聪敏,遂将其父母安置在西藏中部的亚尔龙绕巴札村,而将译师带至桑耶寺。译师在桑耶寺期间,住在二位导师前,二师为其能增长智慧故先令读智慧咒,为其后来成为语言学家打下了基础。

  藏地一些聪慧的儿童陆续地被请到桑耶寺,经二师勘验于众中选出七名聪慧而又意志坚定的福智双全的男孩,随堪布寂护学习。由于这七人是藏地最先出家的藏人,故后人称他们为“七试人”、“七觉士”,意为藏人最先觉悟者。七人之受戒师是寂护,故此每人法号中均有一护字,分别为宝护、智王护、宝王护、善逝护、遍照护、龙王护、天王护。

  遍照护的梵文译名是毗卢遮那若希达,印度人(寂护)见他是一位聪敏秀慧兼具语言天才,对佛教又有真诚信仰的人,故为他起了此名号,意为“大光明”,希望他能使佛法之光明遍照世界。他出家之后,一边学习一边译经,在译经的过程中脱颖而出,才华凌驾其他六人之上。他在这时期所译经之多,实无法用几语道尽。关于他此时的学习情况,他自己曾有所论及:“十一岁以前学显宗,十二岁起译显密经,学习灌顶实践有一年。”

  为了使佛教能进一步弘扬,藏王赤松德赞决心派人赴印度学法,于是挑选有前途的藏僧去留学,被派到印度留学的人先后有两批,遍照护与曾万勒周是首批赴印人员。他们到印度时,佛教显宗日趋衰落,而密宗正日渐昌盛,遂在印度大菩提寺中,亲近二十五位学者,尤依止一密宗金刚乘大师学习密法,不久便熟知一些密宗教理,得到密教金刚乘的密诀及语言文学。曾万勒周为得到表扬,故先独自回藏,但由于未得到上师的允许而发生障碍,在途中被人暗害。遍照护求法之心未得到满足,则在印度广泛依止佛教大德学习,据说十五岁学会语言千六百,精通二十一种语,他的医术也是从印度学来的,后来还把印度医学经典带回西藏。

  印度大德虽众多,二十五位成就者都是当时的无上明师,但声名最为显赫的当为大圆满法的总持者吉祥狮子。吉祥狮子是中国陕西人,后来去了印度,一代大师莲花生及无垢友俱从其随学过。遍照护在印度的主要上师之一就是吉祥狮子。大圆满教授分为三部,即心部、陇部、教授部。心部有十八部经,是先后两译造成的,先译是遍照护所传,有五种教授,后译之十三部是无垢友所传,陇部主要也是遍照护传下来的,陇部又有译界部,此部经即《等虚空续》的广本,分九段义两万卷,九段义即见陇、行陇、曼荼罗陇、灌顶陇、三昧耶陇、修陇、事业陇、地道陇、果陇,此九陇较心部法更为殊胜,它及心部法俱是由吉祥狮子传与遍照护的。宁玛派的典籍上记载大圆满心部教授,最初由印度妙吉祥友传吉祥狮子和佛智足,吉祥狮子又传遍照护等人;陇部教授主要是由遍照护在藏地弘扬的。据说,本来上师准备将大圆满全部教授都传与曾万勒周与遍照护二人,但见曾万勒周尚有私心,以至后来丧了命,故虽对遍照护留下继续学法十分高兴,但是也要考察他一下。上师问他可否满足以前所学?他侧卧不语。上师问可否有病?答确有病,他用诗体唱了四种疾病歌:“远道而来拜上师,未被接见故心疼;听闻知会不满足,使我无法不心疼;学不到大圆满心法,这是心病之根源。请赐除病之良药!”上师一听很高兴,知其为学法之根器,故在原来基础上讲了无上菩提法、佛经诠释,大圆满心部母子经、大圆满消除六道续、大圆满海洋部花黑部续,使他明白了许多口诀和密要。遍照护的理想是将西藏变成至善之地,故在学法成就之时向上师提出返藏的要求。

  藏王闻听遍照护译师回归西藏,非常欢喜地去迎接他,以众多宝物赠他求授佛法,遍照护于是午夜讲密宗,白天译显宗佛经,中间讲解诸佛密诀,还讲了自著的《耳传心经精要》等。遍照护从印度返回西藏是八世纪末,正值本教改良时期。在本教先前受到佛教打击后,他们以象雄传来的经为主而加以化装,势力稍有恢复。遍照护在桑耶寺中翻译传播密法,他们当然要加以干涉。不仅如此,遍照护的传法工作还遭到本教与佛教显宗两方面的阻力,一方面,当时在西藏的印度僧人大多是显宗僧众,他们对密法有着偏见,于是利用印度传来的消息对藏王实施压力,尤其反对遍照护在印度所学的金刚乘中大乐法;另一方面,早就对佛教敌视的西藏大贵族本教势力,他们大造谣言,谓传播密教将对西藏带来灾难,有的反佛大臣还诬告遍照护害了同去印度学法的曾万勒周,使反对遍照护传法的声浪越来越高,要求藏王停止其传法并判以死刑。故藏王只好将遍照护的公开传法活动转入地下秘密进行,藏王为其建密室,供养物件请译密典,白天译法讲经,夜译密典,在如此困难的情形下仍坚持译了《六十如理简说》及《无边光明佛号赞》等密典。不久,他的秘密译经活动被王后蔡邦萨发现,于是崇本贵族强逼藏王将其处死,藏王迫于压力只好答应将他处以水刑,但藏王又不愿从此放弃弘扬密法,于是采取了巧妙方法以一乞丐为替身,远远将其装入箱中扔到水里,贵族们未看清。这种假象也被王后揭穿了,最后藏王不得已将其流放到康区(今四川藏族地区)。

  祸有时是福的先兆,正是由于各方面的阻力,本教徒反对他是因其为佛教徒,显宗佛学者又排挤他是本教徒,才使译师不能安心于桑耶寺译经弘法,而是长期在偏远山区隐居修持,使他成为密宗一代大师。遍照护当时主要是在今四川阿坝地区的嘉绒一带隐居修持的,他刚到嘉绒时,嘉绒王和当地本教对他极不友好,嘉绒王曾派其儿子把他投入热谷的青蛙洞,企图以传说青蛙聚会能放出一种毒素将人毒死的方法来害他,三日后去察看,见他平安无事正在唱道歌,又把他弄出改投虱子洞,叫许多虱蚕和蚊虫来咬他,声称七日后若平安无事,则一定拜其为师。由于译师功夫很高,曾于印度成就文殊法,于洞中诵经不已,说教不息,七日后嘉绒王往看时无一点伤痕,于是向他致歉,经过译师的点化,众人方知其是比丘布尔那的转生,遂请至宫中,国王父子二人以头顶礼其足,请讲经弘法,王女玉札公主做翻译。

  听闻法要后,嘉绒王十分感动,他愿大力支持译师在嘉绒一带建寺收徒,译师盼望多些助手,遂集中该地男孩子教说佛法,但只一句“金刚菩萨大天空”都无人会念诵,只一孤儿会读,译师知其是曾与他同赴印度学法的法友曾万勒周转生,遂亲自教导他,赐名玉扎宁波。遍照护一边在此隐居修持,一边大弘法要,使此地建立起具有清净佛法的道场,所以后人以此为佛教在该地区的最初传播时期,当地民间传说中遍照护是“点燃东方(相对西藏而言,指西康)佛教明灯的圣人”,现今四川阿坝藏区至今仍传颂着他的动人事迹。

  本教势力在排挤走遍照护后占了上风,赤松德赞开始执行佛本并存的政策,这样本教反佛的气势就会和缓一些。果然在此形势下情况有所好转,藏王立即派人迎请印度密宗大师无垢友,无垢友来藏讲经时问起遍照护,闻听已被流放,伤心得拍掌大哭。由往来西康与西藏的商人口中,遍照护也得知了西藏得兴佛法的一些情况,他立即派弟子玉扎宁波悄悄入藏打探,见到了无垢友大师,玉扎宁波向他试探一下回转西康。藏王闻知派人于途中寻回玉扎宁波,令其与无垢友于桑耶寺分讲心续十八部,证明了遍照护于印度所学佛法的可靠性,这时藏地臣民俱痛悔译师被流放。玉扎宁波返西康告知一切于译师,译师乃决心返藏,于途中遇一百岁老人,问二人何处去?答去西藏。老人谓学佛法应在西康找遍照护,他是一轮佛法大太阳。当译师告知他自己身份时,老人诚恳求授速成之法,译师传他密诀,老人后来入灭成佛。译师来到桑耶寺,见到无垢友等人,正好译师父母也在此,大家均很高兴,虽然仍有本教势力反对,但在藏王大力支持下仍可坚持译经工作,译经之时,莲花生坐中,寂护于左,无垢友坐右,遍照护有坐层垫,共他译师坐一层垫(坐垫代表地位,坐垫越多表明地位越高)。但为了不令本教过于反对,藏王还是采取了和缓的态度,他允许本教徒翻译经典,如象雄本教法师香日乌金就在桑耶寺的观音殿翻译了本教经典,遍照护也参加了这项工作,他译佛经又译本教经,译就数学医药典,译显密经,译显宗时名依西德,译密宗时名遍照护,译本教经时名根唐达,译教学时名安扎菩提,译医典时名曲巴尔。遍照护在这时期除了译显密经典外,还广泛迎请各方医师,并把他们的医著译为藏文,如他同汉族僧摩诃衍综合一些译稿,编成藏医名著《月王药方诊》,此书是现存最早一部藏医学著作,现今藏传佛教寺院中的医药学院将其书列为主要学习的著作。《汉藏史集》载,赤松德赞时,由遍照护迎请各方医师,由突厥人森却钦波将金刚手菩萨所说续部译为藏文。关于译师参加译本教经典的行为,实际上有着很深的用意,一方面是使拥本贵族对其放松敌对,另一方也是为藏王实行下一步计划储备力量。藏王于佛本并存后,进一步倡导佛教,派人前往印度寻求现世获得成就的大法,迎请僧迦罗国达那锡拉等大师来藏,由遍照护和噶、觉、尚三位译师等人,将其所说所著译为藏文,使印度、汉地等地方教法、医学、数学在西藏大为流行,这种雄厚的力量使本教相比见劣,在佛教势力扩大后,藏王令莲花生、无垢友等大师与本教法师分别辩论,在本教无言以对时下令禁止其流行。

  遍照护译师弘扬密法不遗余力,他将平生所学尽传世人,一生所译经典之多实无法尽言,正如印度来藏的大班智达们说:“过去未来和现在,像遍照护那样的译师人未有,未来有人稍懂印度语,就被称做翻译家,其实与遍照护无法比,遍照护虽叫译师,其实是大班智达。”

  遍照护后来的去向现无所知,但我们知道他不是抛弃众生不管的上师,因为后来西藏又出现了他的一个化身西热威色(宁玛派著名伏藏师,公元1518年到1584年)。最后,以一曲来作为我此文的圆满:

  平易近人使人受感动,

\

  身体坛城美丽如画图,

  音若梵天之声太动听。

  年仅十五异国他乡游,

  不惧作何艰难回吐蕃。

  神通广大佛祖之代表,

  真正八地菩萨之化身。

  (此曲据《莲花生大师本生传》)

  原载于《气功与科学》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
  • 1970-01-01